翼落

低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胡椒猪肚鸡的汤锅,老砂锅烧的滚烫,石台下自带加热,烧的十成熟端上来自己继续翻滚。热腾腾的汤面乳白里缀点小巧朱红枸杞,桌面上弥散一片温润的鲜香。

汤入小盏,小勺浅舀入口,荤素药材搭配的食材炖入了味道,用胡椒的底味一激,热辣辣的让人瞬间满足起来。

蘸碟儿是一早自己搭配好的,两味蚝油打底,些许蒜蓉增味,一块酱豆腐咸中带甜酱香十足,再舀一小撮香菜青翠水灵的搭在上面,就看香醋香油在边缘反着一点暖色的灯光。

猪肚切的细条小块,滚汤下沉沉浮浮,捞起来入口脆韧,带些筋络的地方格外有嚼劲。鸡肉雪白,炖的时间刚刚好,肉烂而不失其独到的口感,捞碟子里的肉蘸下酱料,尤其鸡脚鸡翅,剁成小块滚浮起来,长时间热汤的浸润,胶原蛋白的皮与筋早就绵软的一塌糊涂,糯糯的顺着嗓子往下滑,醇厚到嘴唇都连黏起来,一口紧着一口,香的眉毛都找不着。

肉捞的差不多了,唤来笑容满面的大叔填上底汤,下之前点好的涮菜,我们惯点的是生菜,蟹柳和水磨豆腐。生菜鲜脆,蟹柳鲜甜,豆腐嫩滑的刚刚好,吃的急了烫的直伸脖子,吞几大口冷饮,跟对面的朋友干杯大乐。

吃到最后,杯盘狼藉,残骨堆积,热乎乎的出一脑门的汗,胡椒的后劲在舌根压着,通体舒畅。

八月十五,远在南方小镇,和最好的朋友聚餐聊以慰藉,人也好,菜也妙,食全食美,相视一笑。

评论(1)
热度(18)

© 翼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