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落

绘我所想,画我所爱。吾心有梦,落笔生花。

关于Snowtuft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对这个可怜的牺牲者是有怎样的感触,也难以评点一二。未知的过去,未知的经历,未知的选择。作为凶暴残忍的黑森林一员,雪绺显得过于消瘦和虚弱,鹰霜一只脚掌就拎的起他来。松鸦羽躲在那些枯萎的荆棘后面所窥见的血腥一幕足以让任何猫都毛骨悚然,而作为这场噩梦的训练主角,雪绺获得的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勉强让他在黑森林占的一席。
  如果艾琳出一本黑森林的外传,我是非常非常乐意去品读它的,因为那些反派往往更具有铁锈味道的诱惑,那些沾满鲜血与毛发的牙爪在暗处闪闪发光。始终如一的忠诚勇敢固然让人心生敬佩,但我更想了解一颗曾经火红的心如...

关于Shellheart
"贝壳心永远都忠诚勇敢,不管撒落在他身上的是阳光还是白雪。"
——黑莓果对小暴的话 来自《钩星的承诺》

对于小钩而言,贝壳心无疑是个好父亲,他温和,端肃,强壮,聪慧,内心柔软而性格坚毅,他不因为小钩摔断了下巴冷落他,而是用自己宽厚的肩膀去扶持他,用自己的智慧去引导他。
对于河族而言,贝壳心无疑是个合格的副手,他英明勇敢,善于利用自己的牙爪和头脑为族群带来荣誉与尊重。
他被塑造成整本书里最让我肃然起敬的角色,有如钢般柔韧的意志品格,有如山般踏实的爱意情感。我不能想象他对雨花提出结束伴侣关系时到底有多么心碎难过,我们总是不得不为自己做正确的选择而与付...

毛手毛脚毛团子

关于Moonflower
  入坑的第一本书是蓝星的外传篇,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月花妈妈。她带给蓝毛的爱纯粹又深刻,在那些艰难和寒冷的岁月里指引她坚持走下去。
    "你说过要永远在我身边的,为什么现在却要离开我,去往星族呢。"

关于Fleck
  胖胖的,柔软的,大方的,善良的牧场好猫咪弗莱克,他用厚重的脚掌轻轻推开了埋在他肚子上"战斗"的小钩,也教会了这只被伤透了心的幼崽如何在谷仓捕猎。带着厚厚一层脂肪大个子好像从来没有在意过那只莫名其妙闯进他谷仓的小猫摔断了下巴,在那段让小钩无比难过和迷茫的时光里给了他最需要的关心。我想钩星在某个悠闲的午后,躺在被太阳晒的恰到好处的石板上伸展开自己的身体,满足的打着哈欠的时候,朦胧的睡意里还是会想起那个金色的谷仓,谷仓外一望无际的玉米田地,谷仓的稻草上酣睡的胖胖的大猫。在之后更加长久的岁月里,这些细小却细腻的温暖也不会被忘记,它们亦是星光的一部分,伴他...

关于Rainflower
这张完成后我思考了一下,为什么要画这个角色。她作为一个母亲而言的所作所为与上一张的月花是非常鲜明的对比,以至于我着实不很喜欢她。我不知道她是否可以被形容成敢爱敢恨,以至于那么痛心小钩被改变的容貌而那样的冷落他?有些想法太隐秘复杂,是永不被他人探知,甚至不被自己所理解的。
不可否认的是,作为一个不完美的,有些负面的角色,她同样被塑造的足够鲜活,我想她被用来表达和反应那些过于极端和自私的人:永远只看重自己所要求和所达到的,而抗拒那些脱离掌控或预期之外的人和事。
艾琳说她会在星族向钩星郑重的道歉,我希望她迟到了这么久的歉意和努力,能够稍稍弥补那么多年以来的,她在钩星心里留下...

  关于Leopardfoot

   warriors cat在繁长的故事展开之后,那些未经多少笔墨雕琢的人物反而更引人注目。
   我很好奇豹足怎么看待她唯一的儿子为森林族群带来的苦难,在艾琳们没有细致的着笔的地方,也留着最丰富的想象。

睡不着。写点啥,发发牢骚。
  前几天看了一个【回复对文手有多重要】的一篇文,倒让我忍不住去想,作者回复留言对读者又有多重要。洋洋洒洒千百字的精彩发上来,隔着网络读者与笔者的文字交流其实也就是心境的交换吧。
  我一向觉得,如果我认认真真看完了你写的文字并有所触动,那我就要回报真挚的留言,说说我的感受,聊聊那些精彩的片段,谈谈字里行间所创造的小小世界,所以我特别特别高兴写手会回复我的留言,那至少让我感觉,她/他从我的留言里获得了鼓励,而我也得到笔者的认可,认可我看懂了他想表达的意思。有一位笔者曾经私信我,说她看了我全部的留言,有时候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但是她很开心。这样也就足...

1 / 20

© 翼落 | Powered by LOFTER